长江存储凭什么获众多客户相挺?逾1000个无眠研发夜,这颗3D NAND芯片颠覆你的认知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3日

  农历年前,国内芯片产业最令人振奋的消息,莫过于打造出国内 3D NAND 芯片的长江存储,其广大的客户群终于浮出水面,八家客户出面相挺,对技术强力背书。

  对比同样投入存储技术的合肥长鑫和福建晋华,长江存储是唯一一家能看到这么多客户在手的量产存储厂,作为国内芯片新秀,长江存储凭什么让这么多的客户出面相挺?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问芯Voice”带读者回到“长江存储市场合作伙伴年会”现场的一个采访角落。

  当天,有一位媒体记者对长江存储的客户之一江波龙董事长蔡华波抛出了一个质疑:为什么长江存储有这么多客户支持?是不是他们给了很便宜的价格,所以你们才要用!

  只见蔡华波不疾不徐地回应这位记者,“我得好好跟你聊一聊,国内生产的芯片绝对不等于低价,我一定要纠正你这个错误的观念。”


  那为什么一家新秀芯片公司,会获得客户如此强力背书?

  蔡华波认为,长江存储绝对是中国芯片的希望,其技术实力是所有合作伙伴都高度肯定的,非但不是低价销售,而是初试水温就非常重视质量。依照这样的技术竞争力一路发展下去,如果现在不和长江存储建立策略合作伙伴关系,以后等它规模越长越大,可能都配不到货了!

长江存储“成人史”,潘健成都看在眼里

  在 NAND Flash 控制器领域已经有将近 20 年研发经验的群联,与美系、日系、韩系等 NAND Flash 存储大厂紧密合作多年,对于每一家存储厂的技术能力都了若指掌。那群联是怎么评价长江存储的技术实力?

  群联董事长潘健成是一路看着长江存储“从诞生到长大成人”。

  他直言,和武汉新芯(长江存储前身)合作从第一天起,就相信东西一定可以做出来,以前不敢讲,因为说了会被笑,但是他搞闪存技术快 20 年,知道这是“苦工”,努力一定做得出来。

  潘健成指出,在与长江存储合作的过程中,感到非常惊艳,因为出现的技术问题远比美系、日系、韩系存储厂少很多。

  更因为贴身感受到其技术潜力,群联对于长江存储的资源和支援,就像是玩“德州扑克”般,全压了!



  潘健成也承诺,未来群联所有的产品线,包括 U盘、存储卡、UFS、SATA、PCIE、工业、企业级的产品,都会导入长江存储的 3D NAND 芯片,一定要把长江的产品线渗透到国内各个产品线应用上。

  一颗芯片要真正的落地市场,不能只是宣布研发成功、进入生产,是否有能力成功导入不同的客户端,绝对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衡量指标。

  如果东西不够好,就算成功做出来,也不会有客户敢用。

  尤其是存储芯片,不是价格问题,一旦产品质量不好,客户勉强用了,万一手机品牌厂的消费者、服务器客户要求退货,后续理赔不敢想像。

  过去也常常发生,某个芯片产品宣布研发成功,但产品送到大客户端去做认证,怎么都过不了标准。所以说要从头打磨一个芯片,可是要过五关斩六将的。

  一般大众看到的是成果,只看到长江存储苦熬多年后,风风光光一路宣布 32 层、64 层的 3D NAND 技术过关斩将,打破数十年来的国际垄断局面,更宣布接下来要跳过 96 层,直攻 128 层技术。

  然而,看在这些技术合作伙伴的眼里,超过 1000 个无眠的研发夜晚,当中的心酸点滴、困难艰辛、重重挑战,都深知这样的结果得来不易。

  潘健成也提出看法,3D NAND 闪存在研发成功后,进入量产后的良率爬升更不是简单的路程,一旦良率爬升的过程中有任何闪失,赔的不会是研发的钱,而是产能的钱,所以要非常小心,这好像是飞机在起飞过程中,我们要一起携手让飞机以最快的速度,顺利、稳定的飞到天上。

存储芯片没有低端路

  会质疑长江存储能获得众多客户支持,是因为源于低价或是优惠价,那应该是基于过去经年累月的经验得来的负面印象。

  过去新进者在切入一个新领域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低端技术切入,再用低价销售,但从此就只能困在低端市场,成了一只翻不了身的咸鱼。

  但 3D NAND 芯片,或者广义的说存储芯片其实没有什么所谓的低端技术,NAND Flash 芯片是由一组资料存储单元阵列组成,当中包含许多个区块(blocks),每个区块又包含许多个页(pages),一个页里面是位元组。

  这当中牵扯到的关键是芯片的使用寿命,包括重复抹写次数、耐久性的限制、坏块的管理等。因此,闪存控制器的角色会非常重要,扮演弥补 NAND Flash 芯片天生的不足。

  也因此,一家 NAND Flash 供应商的技术实力如何?像群联这样的闪存控制器合作伙伴,绝对是全都看在眼里。

  为什么存储芯片不能有所谓低端技术的想法?因为 NAND Flash 芯片用途很广,一旦存储的资料出现问题,后续很难补偿。

  NAND Flash 芯片渗透到手机、PC、数码相机、U盘、存储卡、服务器、工业领域、机顶盒/TV 等消费电子等,这当中牵涉到的几百种品牌、产品规格等。

  以前 NAND Flash 芯片只有用在 U盘时,或许比较不在意品质,反正 U盘坏了,再换一支就好。

  但现在 NAND Flash 芯片主要用在手机、NB 中,存储的资料越来越重要,难道 SSD 坏了就换一台新手机或 NB?更遑论把 NAND Flash 芯片用在服务器上,对于品质的要求更严峻。

  当然,存储芯片市场也会有所谓的 downgrade 次级品、不良品等,那是生产过程中,不符合正规品标准的瑕疵品,尤其在一个技术世代刚开始量产之初,每一家厂商都会出现的情况。

  这些不良品可能是因为存储容量不足、读写次数不通过标准、电流不正常,或是温度环境测试没通过等问题,而不能被归类为正规品。

  早期会有部分的存储厂商把这些不良品低价倾销,或是做成终端赠品等,但近来大部分的不良品多是报废销毁,因为这样货源一旦流出去,会严重伤害 NAND Flash 大厂的形象。

  因此,没有一家存储大厂会脑袋不正常到以卖低价的不良品或次级品当成商业模式。



  长江存储的 CEO 杨士宁也强调,创立之初就认为一定要守住产品的质量底线,卖出去的东西不是走低端在地毯上卖,绝对要对标国际企业级的规格。

  这也是长江存储为国内芯片产业缔造的一个新高度,创立之初就要求在知识产权、技术、质量都要比肩国际大厂,追求世界级的标准。

迎向存储器黄金十年

  2020 年“长江存储市场合作伙伴年会”中,共有八家合作伙伴现身力挺长江存储,包括群联、江波龙、慧荣、国科微、Marvell、联芸科技、忆联等。

  长江存储董事长、紫光集团董事长兼 CEO 赵伟国指出:2020 年是存储器黄金十年新的开始,随着 5G、AI、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存储器市场需求将呈现指数级增长。

  赵伟国近一步表示,中国市场为集成电路发展提供了资本纵深、市场纵深、人才纵深,紫光、长江存储有实力、有能力,更有对发展中国存储器、集成电路产业不变的决心,将会与合作伙伴携手共赢未来。



  赵伟国近一步表示,中国市场为集成电路发展提供了资本纵深、市场纵深、人才纵深,紫光、长江存储有实力、有能力,更有对发展中国存储器、集成电路产业不变的决心,将会与合作伙伴携手共赢未来。

  长江存储对于未来在产品大规模导入客户端,有一定的节奏与想法。

  第一阶段配合 64 层 3D NAND 芯片技术到位,加上产能逐步释放,会陆续把芯片导入手机、PC、服务器、eMMC、UFS、SSD 等应用领域,第一步要先站稳国内市场;第二步则是面向国际,后续会在国际市场上展开布局。


作者:连于慧  

来源:问芯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