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存储64层颗粒到底如何?其资深合作伙伴联芸科技如此评价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0日

  众所周知,存储产业需要上下游企业紧密联系,互相配合,产业链的任何一环都十分重要,且直接影响产品品质。长江存储自2016年成立之初就备受瞩目,去年9月成功量产64层3D NAND,进展顺利,成为目前国内唯一量产成功并导入客户群的存储原厂。

  2020年新年伊始,正值长江存储举办以“新十年·芯梦想·新格局”为主题的合作伙伴年会,长江存储客户群终于浮出水面,展示落地带来的市场成效。借此机会,中国闪存市场ChinaFlashMarket采访了长江存储合作伙伴主控设计厂商联芸科技副总经理李国阳先生,共同探讨联芸科技与长江存储的合作历程以及联芸科技对存储市场的理解。



联芸科技、长江存储志趣相投,专注技术与产品,“鼠年”将共推新品

  存储产业链中,主控厂和颗粒原厂是一种天然的伙伴关系,而联芸科技与长江存储的合作也由来已久,据李国阳介绍,“联芸科技自2016年起便与长江存储闪存颗粒进行产品适配,从最初量产的32层颗粒到现在的64层闪存颗粒,双方的配合一直非常默契。”

联芸科技:Xtacking架构优势保证产品推出周期大幅缩短

  长江存储自2016年宣布成立,自成立之日起即受到全球产业链的瞩目,业内对其产品性能品质方面也感到十分好奇,对此,李国阳表示,“联芸科技除了与长江存储保持着密切合作伙伴关系之外,也与韩系、日系和美系原厂保持着深度合作,并且联芸科技对各原厂颗粒的性能、可靠性和稳定性都有研究,而长江存储的64层颗粒其实是与其他原厂水平是持平的,在某些应用上,由长江存储的Xtacking架构特性决定,其写入性能会更好。”

  此外,关于与长江存储的合作感受,李国阳表示,“对于产品从ES到CS的跨界周期,长江存储与其他原厂相比,由于其架构优势,周期要短得多。”对于这一点,长江存储市场和销售中心的高级副总裁龚翊介绍说,“Xtacking是业界推出的全新闪存架构,这个架构我们是把逻辑控制单元和存储单元分别进行研发和制造,最后到晶圆生产的时候叠加到一起,使我们研发周期大大缩短,等于逻辑部分和存储单元分别进行研发,比合在一起研发时间要短。此外,在产品生产制造上,逻辑电路和存储单元合在一起难度是非常高的,我们将它分开以后,生产难度大大降低,制造时间也大幅度减少,因此可以保证产品的推出速度。”

联芸科技:与长江存储合作互惠互赢,期待未来深化合作

  在谈到与长江存储接近四年的合作对联芸科技影响时,李国阳谦虚地说:“首先,在品牌知名度上,随着长江存储的认可,联芸科技在这个行业的影响力会进一步提升;第二,通过与长江存储技术上的深度合作,有利于自身更为深入地了解存储颗粒特性,有利于联芸科技做出更好的存储方案;第三,通过与长江存储的合作以及长江存储客户的合作,对公司收益带来的影响也逐渐体现出来。”

  李国阳评价道,长江存储是一家以技术、产品布局为重点的企业,这一点与联芸科技不谋而合,双方将很快推出采用联芸主控+长江存储颗粒的解决方案产品。

联芸科技:长江存储加入存储赛道,有助于稳固全球产业链

  在年会中,长江存储表示,公司近期规划为立足国内市场,主要面向消费类SSD和手机嵌入式产品市场,后续逐步推广到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打开国外市场,其发展规划与联芸科技不谋而合。联芸科技目前主要面向的也是消费类市场,未来也计划进入高品质要求的企业级和数据中心市场。李国阳表示,未来也希望能与长江存储进行全方位的布局合作。

  2019年存储市场可谓跌宕起伏,闪存价格经历了上半年的持续跌势,虽然在7月底和11月底发生两次反弹,但2019年底整体价格下跌11%,原厂获利依然艰难。美光近期发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GAAP净利润同比下滑85%;根据三星发布的2019年Q4财报预期营业利润为7.1兆韩元,同比下降34.26%,预计2019年全年营业利润为27.71兆韩元,同比下降52.9%,为2015年以来最低。



  西部数据、铠侠和SK海力士虽然还未公布2019年Q4财报,但盈利也不容乐观,加上之前铠侠与西部数据工厂断电造成的损失,预计2020年,NAND Flash供需才能大致恢复平衡。SK海力士首席执行官李石熙在新年晚会上强调了成本竞争力,战略性市场扩展和用户满意三个管理策略,可见对获利的急切需求。

  因此,在原厂迫切提高利润的刺激下,加上数据中心快速成长的市场需求,原厂的供货策略发生改变,NAND Flash产能将优先供货给利润更高的数据中心、PC和手机市场需求,这导致利润单薄的渠道市场供应紧张。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联芸科技这样主要面对渠道市场的主控厂商,市场需求也势必受到影响,此时长江存储以消费类市场为突破口打入市场,也为联芸科技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对于长江存储的入局给产业链带来的变化,李国阳表示,“存储市场足够大,每家颗粒原厂都有自己的定位和目标市场。另外,这个行业如果有更多的技术和产品的介入,其实对于存储产业的稳定性和健康发展会比较好。2019年跌宕起伏,我们将可以看到随着长江存储的介入,2020年全球闪存市场跌宕起伏可能会变微弱一点。”

存储产业技术为王,性能、可靠性、稳定性三驾马车缺一不可

  在竞争激烈的存储市场中,技术永远是企业的立身之本。对于NAND Flash颗粒原厂,从最初的2D平面结构按照摩尔定律不断微缩,直到1z nm节点,尺寸微缩遭遇瓶颈,开始向3D NAND转换,堆叠层数不断发展,到2019年96层3D NAND已经成为市场主流。


目前原厂3D NAND技术发展情况

图片来源:中国闪存市场

  

除了堆叠层数的不断增长,还有不断增长的存储密度需求。对此,NAND Flash颗粒已经从最初的SLC发展到QLC,每个cell的存储密度增长四倍。此外,接口协议的不断发展,也推动着存储设备的性能不断发展。



图片来源:美光


PCIe协议定义更高的传输速率



  对于存储技术的不断发展,李国阳表示,客户对存储技术的要求体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性能要求越来越高;其次是可靠性和稳定性越来越高。之前存储更多的应用是在PC、智能移动端,未来在车载、企业级等高端应用需求也将快速增长,这对存储设备的可靠性和稳定性要求将越来越高。而对于存储颗粒来讲,为了获得更高的存储密度和更好的竞争成本,一直在损失一些可靠性和稳定性,这就需要主控芯片在这方面给予补充。当然随着存储密度越来越高,干扰也越来越大,对主控厂商的挑战也越来越大,主控芯片厂商的价值也越来越高。客户追求更高性能,更高可靠性、更高稳定性以及更低成本,是推动存储技术发展的原动力。


来源:Mavis  闪存市场